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龍緒帝國覆亡錄作者元陽九鳳
龍緒帝國覆亡錄作者元陽九鳳

龍緒帝國覆亡錄? ?? ?? ?? ?作者 元陽九鳳

奧亞俾達大陸赤楓25年,北廷河一帶遇大旱、災民不聊生,龍緒帝國腐敗無能,更因糧倉空虛、無力賑災,致餓死之帝國飢民暴屍荒野,哭嚎聲至百里不絕。

恰魔人、妖族大軍壓境,大敗龍緒帝國之赤龍親軍,仁龍帝倪振更被捉住,在帝國廣場前被妖族大軍輪流雞姦至爆肛而死,整個帝國被魔人壓榨至生不如死,百姓居民憤起反抗,由奇士[九炎鋼棍]殷俊鴻組成群龍義激團起義,如此…轟轟烈烈抗魔除妖運動就如一團新生的烈火,更如燎原之勢迅速燃燒了起來…。

龍緒帝國舊日京城、紫平宮中寧壽閣,一位相貌艷麗的妖族婦人倚臥在長椅上、下身讓絲被覆蓋著,她用那雙妖豔奪人的媚目注視著椅前畫架上的一幅畫像,細長俏麗的睫毛不時眨著,而她那白晢如玉的左手並沒有閑著,不時舉筆在畫像上面增添著顏色,右手卻是托腮,配合嫣紅誘人的朱唇發出一聲聲嘆息。

豪華鍍金的窗戶敞開著,豔婦舉頭看到一輪圓月,房檐邊沐浴著柔和的月光,可是…不為之人知的、是在對面房頂上的黑暗處,一雙殺氣奪人的眼睛正在望著寧壽閣裡那繪畫中的妖族美婦。

已達壯年的[九炎鋼棍]殷俊鴻精通《鋼心炎功》,並能隔空出掌、用灼炎掌勁點燃十丈外之聖火,外家武學則是三蟒盤柱的[玉筋火棒]、他那九式棍法使得剛勁無倫、靈活巧變,加上精妙絕倫的輕功,眾團員皆之讚嘆;他的《鋼心炎功》已練至最高層次,使用隨身鋼棍如心運手,純熟自然,數次率團員與魔人戰鬥中,殷俊鴻以其身法穿插於魔人、妖族大軍之間,屢破敵陣、殺妖魔於無形。

殷俊鴻在群龍義激團裡聲望極大,大有擔任總盟主之勢,他極少以真面目示人,每次各路英雄好漢聚會,他皆以麻巾蒙面;但此時殷俊鴻卻沒有絲毫戰場上的淡定與從容,怒目中流露著最兇狠的仇意,因為他看到了那造成龍緒帝國生靈塗炭的魔人帝君《戀肛魔帝》陳灌希之妻,妖族之后--蝕心妖后張百芝。

[九炎鋼棍]殷俊鴻心性本平淡聲名、只好春花秋月之美好生活,在他看來滅魔、除妖之大業應自下而上,以龍緒帝國百姓為基本、如江海浪濤之勢平妖、清魔;可是其師妹王心穎卻不肯認同師兄的觀點,她做事滿懷衝勁、心急氣躁,總認為復國大業應是自上而下、擒賊先擒王,以雷霆手段暗殺魔人、妖族之首,從而在帝國內一呼百應,便可輕易覆滅群魔無首的妖淫魔域。

今年夏至、王心穎終於看不慣師兄循循漸進之手段,與殷俊鴻爭吵了一番後,就憤憤不平的躍出了群龍義激團總壇,臨走前對他喊道:師兄那兒戲做法、要何時才能殺盡天下妖魔啊!倒不如讓我混進紫平宮中去,待月圓、正是我提魔帝、妖后之首級見師兄之時!

此時屋頂上,王心穎那日的誓言仍在殷俊鴻耳邊回蕩,但那已經是半年以來聽到師妹說得最後一句話了;當時借著群龍義激團的暗潛勢力,王心穎順利混入宮中,並被分在紫平宮中寧壽閣作蝕心妖后張百芝的近身女侍。

殷俊鴻相信以師妹王心穎的武功、已有自己真傳的八成功力,就算暗殺張百芝事情敗露,王心穎猶可從容退之;但至月前殷俊鴻的師妹在紫平宮中的消息忽然間戛然而止,各路消息都沒有王心穎遁出魔域的跡象,她最後的蹤影是月前為蝕心妖后張百芝例行供奉茶點,此後就再也沒有關於王心穎在魔宮中的消息了。

王心穎自幼與師兄感情頗深,殷俊鴻性格就算再沈實,也難抵對師妹的牽掛,離中秋還有三天,他忍不住出門探聽王心穎的消息;殷俊鴻以其高超的輕功潛入紫平宮,他頭頂月色、用絕頂輕功跳縱於樓閣宮殿之間,彷彿進入無人之境,很快便到了魔域的最高掌控者蝕心妖后張百芝的寢宮。

此時潛伏在屋頂黑暗處的殷俊鴻,經過半個時辰的觀察,都未曾發現師妹王心穎的影蹤;他考慮再三、終於行動了起來,…寧壽寢閣中,窗戶被夜風吹得輕微搖擺了一下,一個呼吸後閣樓又歸於剛才的冷寂。

此時閣樓門外,院中的魔人們,卻被先前的夜風吹得東倒西歪,他們雙眼未閉、神色如常,眼中卻已失去生色,而他們無神的瞳孔裏映射著一個身影,殷俊鴻的雄偉身軀立於院中的青石板地面,仿佛剛才並沒有對魔人侍衛有所動作。

但是閣樓內蝕心妖后那原來充滿舒適、懶意的玉臉仿佛有所感應,她微皺了皺眉頭、卻仍未把視線從那畫上移開;又一陣暗藏殺氣的陰風從閣樓門縫中吹進,結實的木門瞬間彈開了,殷俊鴻手持[玉筋火棒]、飄落閣樓內,與木長椅上的張百芝相隔數步而已。

妖魔狗后,快快交出本座師妹,今夜或可留妳全屍! 殷俊鴻以低沈吼聲說道。

美艷的蝕心妖后張百芝無視眼前壯漢那迫人殺意,懶懶的在木椅上伸了個腰,潔白無塵的真絲袍服難掩其傲人的身材,一對富有彈性的巨大玉兔在她的動作下波濤洶湧,而一張年約二十年華的玉臉更是妖豔誘人,殷俊鴻看清楚才意外發現妖后的嬌靨竟如有沈魚落雁之容。

蝕心妖后以妖異的媚音說道: 喲…嘖嘖嘖…挺威風的,殷大俠的師妹花樣年華,正是青春大好時呢!不過這樣幼嫩…應先來讓本后調教一下!咭咭咭…不知味道怎麼樣?說畢,她舔了舔自己的嫩唇,唾液映著月光,讓張百芝的豔紅朱唇更為誘人。

可惡的妖后,真是不知死活,看招!殷俊鴻隨身的[玉筋火棒]直刺,棍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、直取張百芝被褥包裹著的小腹,他打算打傷蝕心妖后後、再施以酷刑追問,縱得不到師妹王心穎之音訊,也可稍減些對魔人、妖族之恨。

但讓殷俊鴻詫異的是、自已強勁的棍風如石沈大海,僅打碎張百芝胯下的被褥而已;他手中的[玉筋火棒]正欲第二刺!可是蝕心妖后本隱藏在胯下被褥內的人卻讓殷俊鴻驚訝停下了手。

一個年花豔年華的美女在眼前出現,一絲不掛的白晢軟滑嬌軀,胸脯那肥美肉腴的白晢大奶子令人慾火如焚,苗條細腰下兩條修長的玉腿,結實而充滿彈性的美臀,蘊藏著美妙的肌肉爆炸感,粉色的嬌靨卻埋在張百芝一絲不掛的胯下,這美女正用那細長香舌掃抺著蝕心妖后白饅頭般的酥穴,她舐弄張百芝的肥美陰穴之時、還以調皮可愛的眼神望向主子邀功。

啊!師妹?…妳! 殷俊鴻驚呼,眼前為著蝕心妖后淫穢口交的美女,正是自己失蹤已久的師妹王心穎!

小淫婦,見到妳師兄還不打個招呼,若傳出去,讓外人覺著我這做主子的…太不近人情了…嘖…如此就不好。嘻嘻嘻…蝕心妖后張百芝看著自己胯下嘴舌辛勤口交的淫奴,捉狹地輕笑著說。

妖淫婦…妳…妳…到底對心穎做了什麼!?殷俊鴻驚道。

王心穎調皮的對著主人吐了吐舌頭,接著又低頭邊舔邊說: 嘖…唔…仙后的美屄…果然…好味…嘖嘖…真是無法…停下…嘖嘖嘖…嘖…面對自己師兄的質疑,王心穎仿佛是暫時解了饞,她終於把螓首抬了起來,望向殷俊鴻說嘻嘻…師兄…主子…的光溜溜蜜穴…很好吃的…嘖…我舐得好…好…過癮啊!…嘖嘖嘖…

接著王心穎把玉手伸到自己早已濕透的小淫穴,毫不羞恥地揉了又揉,剃光恥毛的白晢軟滑陰阜上竟有一個醒目的妖魅紋身,而另一玉手捏著自己粉紅色的乳頭,就這樣…情不自禁地自瀆了起來。

啊啊…啊啊啊…師兄…你不知道…仙后的淫功…不僅好…利害啊…還…讓淫妹好…過癮啊…玩得…賤奴爽爽的…啊…泄了幾次…人家好舒服啊…啊!…酥死啦!…王心穎大大掰開兩條修長的玉腿,在殷俊鴻眼前展露出自己幼嫩的小肉窟窿,毫無遮掩地瘋狂自瀆起來。

師妹!…快醒醒啊!…殷俊鴻急喚著,眼前一絲不掛美女的淫蕩摸樣、雖然是師妹的獨特可愛之樣子,但是卻隱隱流露著她不曾有過的淫亂氣質;轉瞬間王心穎的淫喘又變成極妖媚的嚎叫,仿佛要把無可比擬的刺激快感排出體外,高潮的浪叫聲持續了不久,王心穎已無法承受、就這麼癱倒在蝕心妖后張百芝的懷中。

殷俊鴻也在震驚中回復了過來,全力運起《鋼心炎功》,挺著[玉筋火棒]撲向張百芝,在他看來、師妹王心穎只是被蝕心妖后一時所迷惑,既然師妹已被找到了,如此殺了張百芝、再帶師妹回群龍義激團總壇救治也不遲。

[噗!]本應命中蝕心妖后張百芝胸脯的一棍,竟被她的玉掌格擋下來,接著、殷俊鴻另一隻鋼掌掃過去,卻又是同樣被她的另一玉掌接了下來!二人雙掌同時發勁,年輕美貌的妖后竟與殷俊鴻平分春色,他暗暗吃驚、張百芝之功力竟不下於自己;就在殷俊鴻準備撤回火棍及鋼掌時,卻感到自己手掌被牢牢吮抵在一起,更一股極強的吸力、從掌中經脈上傳來,令心中酥癢酸軟、無法發力,手裡[玉筋火棒]脫手掉下來。

妖異的情勢令殷俊鴻大驚,兩腿紮起馬步,欲變掌為摔、挑來掙脫眼前的困局,卻被背後一個熾熱的肉體團團抱住,像八爪魚般緊纏住上來令殷俊鴻無法動彈。

那具軟綿綿的嬌軀正是王心穎的肉體,她不知何時醒來、欺近殷俊鴻的雄軀,並使出封穴閉脈之手法,令他因失神而被制服;王心穎先是在後環抱著自己的師兄,進而雙腿纏繞他的雄腰,玉手毫不客氣地揉搓殷俊鴻雄壯的胸肌,在她的淫巧撥弄下,無法動彈的大英雄很快就被脫去了全身衣物。

張百芝興奮的欣賞眼前情勢,猶如自己的計劃將要完成一般,最終她還是忍不住自己的欲望,張嘴伸舌吻向殷俊鴻,而下身更是貼粘過來,蝕心妖后竟淫蕩地用自己沒有恥毛的陰戶摩擦著、他比[玉筋火棒]更粗壯而堅硬的巨大陰莖,只見一股股綺紅色妖氣,不斷通過張百芝的櫻桃小嘴及私處傳渡進他體內去。

嘖嘖嘖…主子早…就知道…師兄的…雞巴…利害了!…嘻嘻…師兄…我們一起侍奉…主子吧…嘻…什麼…大業…都是假的…啊…賤奴好爽啊!…唔…只有…主子的…恩寵才是一切…嘻嘻…王心穎邊說邊吻師兄的耳朵,甚至用舌尖螺旋式舔舐起了殷俊鴻的耳洞;早有親蜜接觸的同門師妹、王心穎玉手沒有停下,分別撥弄其師兄的雄軀,更伸入殷俊鴻和張百芝緊貼的私處撫揉,而兩條修長的玉腿也不閑著,只見四條腿在糾纏著。

漸漸全身酥軟無力的殷俊鴻,在師妹王心穎及大敵蝕心妖后的玩弄下,感到陣陣莫名的快感在侵襲著他;張百芝胯間下淫糜的肉唇本已經濕透,一股股蘊藏多年的淫水,不斷濕粘著他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。

此時殷俊鴻仍想掙紮,可是他腦中不自主地想著:啊…妖后的光溜溜…小蜜穴…竟然…如此美…啊啊…喔…好…好美啊!羽化登仙了…啊…不行!…她是妖后啊…啊啊啊…那真氣…是妖術…不行,我要抵禦…她的媚功…

蝕心妖后看到了殷俊鴻那夾雜著抵抗與享受的神情,決定更進一步挑逗他的淫慾,張百芝濕淋淋的陰唇竟含著殷俊鴻已失控至鋼硬的粗糙大龜頭,而且向自己的性奴王心穎使了一個眼神。

已經被蝕心妖后調教得毫不羞恥的王心穎,自己主子的命令心神領會,用自己肥美肉腴的白晢大奶子磨搓起師兄的鋼背,一縷縷綺紅色妖氣、由漲凸的乳頭鑽入殷俊鴻雄軀的毛孔裡,接下來對著他的耳朵,輕輕念起不知名的梵音:”依呵…咖…多依哩…麻呵…多咖…多哩依…“王心穎邪妖的淫慾真氣、暢然無阻的被殷俊鴻經脈所攝取。

殷俊鴻感到自己體內經脈被上、下兩處淫慾真氣所感染,一時間他竟無法控制體內的《鋼心炎功》,灼熱真氣由妖淫真氣夾帶著在其體內亂竄,一直積存於自己粗糙而堅硬的巨大陰莖裡,更致命的是粗糙的龜冠被張百芝的濕淋淋陰唇含得極過癮,而王心穎肉腴豐軟的巨乳挑起陣陣快感亦非常劇烈的,讓這本是不羈粗豪的壯漢欲仙欲死。

他兩人早有最親蜜的接觸、如此赤裸裸糾纏,令殷俊鴻徹底迷失了方向,王心穎耳邊誦讀的梵音:”咖多哩依…麻呵…依…咖咖…多依哩…多咖…“殷俊鴻只感受到陣陣淫糜的快感。

殷俊鴻在迷失中依師妹誦讀梵音、一股飄飄欲仙的舒暢感隨著入侵的真氣暢遊全身,突然發現自己毫不思考便可讀懂那妖異梵音,他感到誦讀梵音後,身上熱烈燃燒的慾火彷彿得到緩解,轉往充實、填滿自己胯間的粗糙大肉棒,接著…殷俊鴻更順著梵音秘訣運起了那淫慾真氣,體內的《鋼心炎功》在妖淫梵音催化之下、漸漸變為綺紅色的妖氣。

殷俊鴻焚心的慾火雖被特殊功法所撲滅,但他下體的兇猛巨龍卻又泛起異樣的飢渴感,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彷彿需要填塞某孔竅深處的孤寂,隨著師妹最後的梵音落下,殷俊鴻那硬如鐵棍的粗糙陰莖外皮被王心穎玉手粗暴剝開,毫無遮掩地露出衪大得恐怖的猙獰龜頭!

蝕心妖后那白饅頭般的肥美陰戶產生了異變,濕得一塌糊塗嫩穴頂端套著一個年代古老的金色銅環,環體上正鐫刻著一個桃花圖案;殷俊鴻開心的笑了起來,接著王心穎玉手牽引下,他猙獰而粗壯的鋼硬大雞巴再貼吻著張百芝肉腴豐軟的陰唇,大得恐怖的龜頭自然地吸起了她的粘稠陰液,不等蝕心妖后的腥香淫液吸乾、王心穎玉手在殷俊鴻的雄腰後用力一推!…他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深深刺入了張百芝處女般的淫水穴裡,被潮濕而灼燙的淫洞緊緊鎖住。

啊…啊啊…啊啊啊…啊…爽啊!…啊啊…蝕心妖后張百芝如一隻狂亂肏交中的野狗一樣,幼嫩肉窟兒淫賤的扭磨著,發出舒暢的嚎叫,殷俊鴻粗硬的大雞巴沒有令她失望,…果然能完全擠滿了自己空虛已久的子宮。

隨後,張百芝暢快的站立著套磨殷俊鴻硬如鐵棍的粗糙陰莖、享用他的大肉棒在體內快速抽插帶來那快感無比的刺激!…無疑,蝕心妖后是今晚整個魔域禁城裡最為快意的人兒,王心穎說得非常正確,師兄殷俊鴻胯下粗筋漲凸的堅挺巨根比手裡的[玉筋火棒]更火灼、堅硬,不愧是[龍緒帝國]中淫婦的最愛。

青春常駐的蝕心妖后想起了她十五歲時,偶然在妖城祕宮密室裡發現《妖魔淫經》秘笈,張百芝毫不猶豫、就練習淫經裡所有的妖魔淫技。

在魔域禁城後宮的爾虞我詐、派系爭寵中,這位胸懷大志的妖族少女毅然選擇潛修不世淫功;從此她以淫經之主的身份,迅速控制了魔人帝君《戀肛魔帝》陳灌希,及各路魔王、妖族權臣們,可是心裡的淫火卻從來沒辦法熄止。

蝕心妖后更因知道奧亞俾達大陸上出現了一個慾海奇男,他竟擁有能令妖族女子欲仙欲死的肏交至寶!那百年難得一遇的[蟒筋盤柱]大肉棒;為此張百芝設下陷阱、讓《戀肛魔帝》陳灌希用七色鋼母造出了一支會灼熱、漲大的螺旋形假陽具,當陳灌希變態自虐插肛、[鋼母假陽]突然十倍變大!陳灌希爆肛而亡,不久張百芝取得權力、她母儀天下,成為了魔人、妖族的幕後最高掌控者,開始入侵龍緒帝國。

紫平宮中寧壽閣內,一男兩女正恣意淫姦,殷俊鴻胯間粗硬的兇猛巨蟒果然是《妖魔淫經》裡的妖族尋歡極品,秘笈內說他[三龍盤柱]的大肉棒果真是肏交至寶!現在殷俊鴻肏姦了張百芝這麼久,那粗筋漲凸的兇悍大雞巴依然無懼地進行抽插,沒有絲毫疲軟。

這…這肥乳…唏唏…唏…這淫穴…啊!一身白晢…軟滑的…啊啊…肏得好…過癮啊!…啊啊啊…殷俊鴻肩上托起蝕心妖后一條修長的玉腿,腫脹堅挺的巨根瘋狂般淫糜活塞動作,鋼手卻毫無憐惜地搓捏、揉揸著張百芝彈跳著的豐軟巨乳,如此粗暴的肏交、反這妖后的緊窄陰肉壁享受到無可比擬的刺激快感。

待蝕心妖后被姦得高潮疊起、一股股濃烈的淫邪魔慾,打入殷俊鴻的體內,令他《鋼心炎功》的真氣變成妖淫魔勁在陰莖內狂飆,胯下堅硬的猙獰大雞巴漲到了極點!殷俊鴻再也無法自控、此時他非要將那狂飆的淫慾發射出來。

殷俊鴻終於推翻了張百芝及王心穎玲瓏浮凸的嬌軀,輪流肏搗兩人瀉著蜜液的緊湊小穴,她倆被姦得玉臉桃花嫣紅、仿佛在怒海中跌宕起伏,王心穎再次享受到師兄腫脹堅挺的巨根完全深入酥痕的陰腔,自自然不羈放蕩的淫喘叫道:主子…啊…啊啊…主子啊!…師兄…好利害啊!…哈…主子…奴…奴被…肏死了!啊…啊啊…啊…

“啪!…噗滋噗滋!…噗滋!…啪!…噗滋噗滋…噗滋!”淫穢的抽插聲中、不知轉換了多少個肏姦姿勢,遠遠看去,殷俊鴻已被綺紅色的霧狀妖氣所團團籠罩;蝕心妖后像母狗般撅起屁股跪趴在床上,任由殷俊鴻壓住她蹂躪自己的小淫肉窟,令張百芝一雙肥美肉腴的白晢大奶子像受驚的大白兔般跳晃,而在殷俊鴻的背後、他同門師妹王心穎像八爪魚般緊纏住他的雄軀,感受著師兄發出的火灼真氣帶給她陣陣騷心快感。

王心穎仿佛又回到了月前,那個被蝕心妖后征服的晚夜,在張百芝強大妖淫魔氣下,她是如此高潮疊起、如此情難自禁。

殷俊鴻胯間的[蟒筋盤柱]大雞巴如何說是硬如鐵棍的,但此時那種魔淫妖魅的刺激快感,他…又怎能忍住不泄的感覺!灼燙而粗硬的巨大陰莖傳來陣陣難忍的快感,終於…殷俊鴻滾熱的白濁色淫精迸發了出來…在自己與張百芝緊密相交的深處,他滾熱的濃稠陽精注入了蝕心妖后的子宮深處。

被外來的腥香濃漿燙得手舞足蹈,張百芝與其師妹王心穎一齊享受到欲仙欲死的高潮,而隨著大量白濁、粘稠的妖淫陰精在殷俊鴻體內的不斷浸透,一個嫣紅色魔魅紋理出現了在他的腹部,這是妖族之奴隸的印記式樣,表示他是屬於妖族之后的淫奴,只能伴著蝕心妖后張百芝的一生淫賤的操勞。

幾個月後,在蝕心妖后張百芝暗中引導下,殷俊鴻盡肏各妖族之豔女,至於 [龍緒帝國],因為沒有殷俊鴻領導的群龍義激團最終反抗失敗,已成了歷史的過去式,奧亞俾達大陸完全成了妖族殖民區。

(完)